化放療、標靶、核醫檢查須知

沈素密分享三期大腸癌痊癒過程:拒絕化療,勤練基本功,腫瘤消失無蹤

核醫檢查須知:核醫檢查安全嗎?

何逸僊醫師杏林雜感:免疫標靶和細胞抗癌療法,真是21世紀醫療的大騙局! 2019/07/19 

背景:
6月22日, 我參加了在台北國際會議中心舉辦的中華醫學年會, 並特地聆聽「腫瘤診治的最新進展」的專題討論會。其中令我印象最為深刻的是台北榮總陳三奇醫師的演講, 他的題目是「肝癌的嶄新治療-標靶藥物與免疫治療」(圖)。

陳醫師很誠實的回顧台灣近年來,在臨床上治癌之近百種的免疫標靶藥物的治療結果。令人震驚的是,其具有統計學意義的有效率不到20%;且其具統計學意義的,只不過是延長了病人1年至1年半的生命。


然而不幸的是,各大醫院的相關醫生,仍理直氣壯的配合藥廠,以各種置入性行銷的方式, 如對成功的案例大肆報導等, 大張旗鼓的「獵誘」癌症家屬上鉤。這些現象, 啟發我寫下這篇文章!


從去年至今, 我們診所有數位病人, 因接受其主治醫師的建議,接受了癌症的免疫標靶或細胞療法, 分別在短短的1~3個月皆不幸死亡!除了所費不貲外, 病人的死亡過程是令人悲哀的! 茲將這幾位病人的醫療過程報告如下:


(一)離世案例7位。(圖)

病例1, 翁女士, 58歲, Q22xxx9xxx, 她在40歲時罹患乳癌, 51歲發現骨轉移, 做了15次放療, 從台南至診所求診! 八年來, 合併化療和我的整體療法, 她維持穩定的病情和生活品質。去年底, 在女兒(奇美醫院的護士)的孝心和醫生的鼓勵下, 做了標靶免疫治療。在今年5月3日早上, 我接到她先生的電話, 那一端聽見她先生淒厲的叫聲與哭聲, 告訴我她太太死的很悽慘, 「腦膿瘍,失明和全身水腫」。他說, 他的太太一直不想用奇美那一套方法治療, 只要何醫師的方法治療就可以了! 但一切就是這樣發生了!


病例2, 張先生, 70歲, A10xxx4xxx, 榮總病歷10x11xxx, 眼法膜黑色素癌併發眼眶局部軟組織和骨轉移, 在2017年8月接受眼球摘除, 在接受免疫標靶治療前, 他經親戚介紹於2018年9月21日來診所諮詢, 我建議他先做我們的整體療法, 再視情況需要再做免疫療法不遲! 且我一再叮嚀他, 並不是所有的免疫標靶的藥皆對所有類型黑色素癌有效, 並希望他接受之前, 一定要請主治醫師注意, 然而在被告知可能轉移和對免疫療法過度期待下, 他於11月開始接受榮總的免疫療法。不幸地, 一次的治療後, 立即住進加護病房, 數日後死亡!


病例3,彭女士, 58歲, ID:J22xxx3xxx, 台北萬芳醫院病歷號:05xxx893, 她於2018年4月11日被診斷為B細胞淋巴瘤, 隨即接受化療(EPOCH)和免疫療法(Ritaximab)。在預備做第6次治療前, 她來醫院求診, 我詳細的看了她的病歷, 我告訴她的家人, 她的淋巴瘤可能是因長期的營養失衡所引起。且目前的狀況(有骨髓抑制, 免疫白血球低下, 白血球數且在1000左右), 因此建議她應立即停止前述治療,她就沒再來。原來, 她在作完第7次療程後, 於10月22日併發敗血症死亡。一個禮拜之後, 她的兒子來診所拜訪我, 除了告訴我母親死亡的訊息外, 很遺憾沒有尊重母親的意願, 停止化療與免疫治療。他們甚至問我, 我用了什麼方法治療, 媽媽只經我的1次治療後,感覺整個人輕鬆且體力好多了!我告訴他, 您母親的淋巴癌主要是長期營養失衡, 造成的免疫的惡性轉變的結果, 因此我只用針劑給她快速的營養補充和增強免疫的植物素, 喚醒她那沉睡的細胞。彭女士從病發至死亡, 短短半年左右, 過程中對其身心折磨, 令人鼻酸!


病例4,鄧女士, 59歲, ID:E22xxx3xxx, 長庚醫院病歷號:16xxx16, 和信醫院病歷號:04xxx105, 她於2011年8月在台北和信醫院經肝切片証實罹患肝膽管腺癌。在2017年1月之前, 她奔波於各大醫院包括在台大做肝切除手術, 台北仁愛醫院和長庚醫院分別作肝臟酒精栓塞和電燒, 和肺葉切除等等。2017年2月來診所求診和治療至2018年維持了生命品質, 也不惡化。但最終她的家屬還是因為對免疫療法抱著一線希望! 她於2019年初接受了長庚的免疫療法治療。這也是壓垮她的「最後一個大石頭」, 1個月後她離世了!


病例5,丁女士, 54歲, ID:N22xxx5xxx, 台大病歷號:44xxx79, 她於2018年10月在台大醫院經開刀証實為胰臟癌, 並發現有肝臟腎上腺和局部淋巴腺轉移。丁女士起初接受化療和我們的整體療法, 但因為受不了癌細胞侵潤性疼痛, 於是她自2019年3月住進台大接受免疫療法; 不幸地, 因併發嚴重的心肺功能衰竭而於2019年4月離世! 她如同一般的癌症病人, 總是認為有」仙丹」可治癒她的癌病, 因此」心」不安定, 無法從」因」來改善, 是一大憾事!


病例6,羅女士, 59歲, ID:U22xxx2xxx, 台北萬芳醫院病歷號:011xxx66, 她於2013/03/21在三總開刀証實為三陰性左乳房癌, 並接受術後化療與放療;之後陸續發現肝(2015/04)、肺、骨(2016/05)、腦(2016/09)等轉移。於是她在2016/10/18開始在加上 (Lapatinib) 免疫藥物治療。然她的病情始終沒改善, 於是她們家屬於2019/01/30經人介紹來求診! 因為她虛弱的狀況, 已經無法脫離醫院的儀器(維持呼吸心跳)和營養的補充的照護! 我告訴她在這種狀況下, 我很難給予積極有效的協助! 她1個月後離世, 她的心肺功能衰竭是典型免疫療法的副作用, 亦是壓垮她的「最後一個大石頭」!


病例7, 周先生, 61歲, A110xxx2xxx, 三總病歷號:2xxx6xxx,他於2012年被診斷為多發性骨髓瘤, 並接受周邊血液幹細胞移植, 之後他繼續接受化療和免疫治療至2018年底離世為止。他於2018/04來診所, 他的臨床症狀是典型的長期使用免疫製劑出現了心、肺、腎逐漸衰竭的症狀。我告訴他要立刻停止免疫製劑, 從加強營養補充來活化自體的免疫細胞, 達到控制和抑制體內的致病源, 方是治本之道! 但病人的心、肺、腎和造血功能衰竭已難之快速恢復, 這是一不幸的病例! 他自始的治療, 就是缺乏整體營養、免疫調整、排毒和抗癌等療法!


(二)中途停止免疫治療案例1位。 林女士, 55歲, ID:M22xxx8xxx, 振興醫院病歷號:4xxx4xx, 她於2018/12經切片診斷為三陰性乳房癌。經醫生朋友的介紹來求診! 在我們的建議下, 她接受了我們的整體療法, 並同時在榮總(病歷號:27xxx433)做8次化療(5Fu+AraiC+Bleocin)。8次化療完成後, 她於2019/04接受右乳全切手術治療。因為她是屬高惡性度乳房癌;所以,榮總醫生建議她再做免疫治療, 她勉強接受了! 然一次的治療之後, 因出現很多心肺副作用, 她幾乎全身癱軟;她因此拒絕了後續治療! 目前她持續和定期接受我們的整體療法至今!


(三)正在奮鬥對抗癌症的案例32位。 他們目前皆在我們的指導下,接受建設性的「整體治療」;並在適當的狀況下,接受適時的開刀、傳統化療、和放射線治療等破壞性的療法。這就是我們強調的癌症「整合性療法」。


感想與評論:


(1) 如果有人說, 免疫標靶療法是一種另類的「安樂死」,它減輕病人的後續痛苦,即所謂的「長痛不如短痛」,和家人龐大的財務與心靈的痛苦, 這真是殘酷的和人類的悲哀!


(2) 目前抗癌標靶藥物最大的副作用,是對身體血管系統的交叉反應(cross reaction)的破壞性;因此,它很容易造成病人呼吸窘迫症候群、心血管循環障礙、和腎衰竭等。這些副作用經歷至少36年,至今仍無法突破和改善。1982年,國防醫學院選派我,赴美國休士頓醫學中心研究癌症單株抗體(即現在所言之免疫標靶藥物)的製作和應用(圖);就親聞病人,因接受美國國衛院(NIH)主持的單株抗體製劑之臨床試驗,皆發生心肺和腎衰竭死亡的消息,且臨床試驗計劃因此而中止。

3) 目前歐美生產免疫標靶藥物的公司, 幾乎採投機的方式,如應用「發展孤兒藥方式」、 「FDA Special Protocol Assessment」、或「Exclusion Criteria」等捷徑(Short Cut),快速取得FDA的專利批準和通過。然而這些方式,其臨床上試驗所需要的病例樣本數少,和評估標準低與相當極限性等;因此,無法真正反應標靶藥物的有效率!。這就是目前免疫標靶藥物,最為有識之士垢病之處。但這些藥物卻在特定廠商的包裝之下,充斥泛濫至包括台灣與世界各國之癌症病人的治療上,也成了坊間大家所認知的「美國藥廠之試驗廠」。其用心除了獲取暴利外,還藉此控制他國癌症治療的文化。其行徑甚至可以說是另類的「種族滅絕」行為! 在此,我要大聲呼籲我國政府當局和醫界人士,必須正視這個現象的嚴重性!